Et in Arcadia Ego

你是神展示在我失明的眼睛前的音乐、天穹、宫殿、江河、天使、深沉的玫瑰,隐秘而没有穷期。 - 博尔赫斯

窗上的字:


Eternity is a mere moment, just long enough for a joke.

碎碎念…不知道几

有时候,觉得自己是思想上的短跑运动员

短时间集中精力可以很迅速

但也很容易疲倦

周末太短

根本恢复不过来


有时候,会把自己的情绪拆开

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检视

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贴上标签

否则,好像无法明白正常人是如何想

【授权翻译】In His Image 祂的形象

by Whit Merule (whit_merule)

【原文链接及授权截图见第一章】


译者碎碎念:不知道是否有人还记得Cathy Randolph,SPN508里坏脾气的Mr. Randolph死于绿巨人之手,Cathy就是Mrs. Randolph啦。本章很有新意地以这个人物视角写普通人眼中的天启,和Gabriel。如果不感兴趣,可以略读(但不推荐这样错过哦),下一章就是我们的温家兄弟主场。Castiel的情况,大家可以根据原剧时间推测,后文也会有详细描述,这里就不剧透了,因为这时Gabe也没有剧透可看(被打)。含有一句话的Sabriel,故打了tag。

提前一天,复活节快乐~

另,*注为原作者注,❖注为译者注。



第二章 蒙恩(Beholden)


提要: Cathy Randolph没有看错,也许吧。Cathy Randolph, Gabriel.


******************************************


Cathy Randolph从未觉得自己是个特别有趣的女人。


她根本不怎么想到自己。哦,当然,现在宣扬“个人至上”的广告无处不在。有时她带着窥视癖般的好奇扫过Borders书店的励志书区:《如何让你更幸福:自我教育指南》;《如何成为交际达人》;《上帝希望你快乐:通往神圣满足的灵性指南》,封面是一块普通的灰色卵石;一本《八个步骤爱上自己的长相》,封面布满了超模图片;一本有关“如何摆脱励志书籍”的励志书;一本六百页的砖头,教人怎么对付注意力缺失紊乱。但它们都属于另一个世界,一个有着完美的身材、完美的选择、完全的无私和永不玷污的白沙发的世界。别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而她太忙,没有沉溺于梦想的奢侈,假如享乐主义算个梦想的话。先是父亲需要照顾,他去世后又有她的两个妹妹,直到她们长大、再也不需要她。还有Bill,和他看守严密的酒柜,和他漫长、空旷的缺席,和住院的时光,和他突然向邻居们爆发的怒气,使她只得默默充当和事佬,烤了太多太多的致歉松饼。


她只说过他们希望她说的话,所以没人记得她。她还来不及发展出自己的意见。


Bill死后,留下大把的金钱,却没什么地方去花。她旅行了一阵,只为看看妹妹们,然后决定她喜欢这样;但没人需要照料,也没人支使她,离开旅馆房间她便不知何去何从。很难搞清自己为何应在此时此地起床,或为何早餐要简单、晚餐要丰盛,而非相反。


妹妹觉得她太过安静,将之归咎于精神创伤,给了她一本受害者支持项目的宣传册,活力十足的黄色封面醒目地印着“摆脱家庭暴力的努力是英勇之举”。


她有些惊讶地发现,几个月过去,自己几乎对此产生了某种意见。她并不享受治疗过程。那些人很热心,谈论着她的恐惧、压伤的灵魂和自救的方式,鼓励她做自己噩梦的主人。他们一遍遍告诉她,她非常坚强,同时挥着手,轻声细语地讲话,其中的暗示不言而喻:她脆弱、受屈、破碎。


她开始思索,假如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感受,他们知道什么呢?


他们又怎么能做决定呢?


事实上,Cathy Randolph逐渐厌倦了由别人来告诉她她的感受。或她的所见所闻。(也许那不是绿巨人,但看起来比她见过的任何熊都像Lou Ferrigno。她喜欢熊,十几岁的时候,每周都得提着扫帚把熏腊室❖里的黑熊赶出去。)她清楚大千世界里,有太多自己不知道的事物了。太多无法解释的现象。也许她因此显得无知——这年头人人都觉得他们自己无所不知。


也许并非如此。


一天,她开车经过一块广告牌,它与它闪亮的同类一样,宣称通过购买正确的胸罩,她能成为想要成为的人,或发现真实的自我。这一印象在她的脑海中,毫无道理地整夜挥之不去,直到她带着令人战兢的新鲜感,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于是得出结论:自己是白板一块,白纸一张,任她涂写。


这感觉很棒。


三周后,她发现自己坐在受害者治疗课堂里,决定即使不清楚自己是什么,至少明白自己不是什么,于是起身走了出去。


她改上了马术课。


一点一滴,一个疑问接着一个疑问,她开始构建一个新的Cathy Randolph。


过了一阵,Ann打来电话,询问她弃课的原因,同情溢于言表。


“我不想去了。”


“课程没有帮助吗?”


“他们都是好人。”


背景里,电视机戏剧般抑扬顿挫地低语。


“你需要重建希望和梦想,Cathy,家庭暴力摧毁了它们,有时候寻求帮助是正常的。”


电视上报道了一个小镇,五分钟前还有两个,其一毁于恶劣的风暴,开始是冰雹,尔后变为火焰❖;黑云浓密,低沉地压在另一个小镇头上,烟雾的触须转入街道,一半的居民突然变得冷酷、疯狂,打砸橱窗,推倒围墙,自相残杀后(最终)自尽。第三个城镇中心发生了爆炸,白光杀死了附近的居民,烧瞎、震聋了两英里以内的其他人。第一个,他们说是全球变暖;第二个,新近爆发的猪流感;第三个,恐怖分子。她瞪着屏幕,忘了听Ann讲话。三个被摧毁的城镇,在她看来大同小异。完美修剪的草坪上,同样被弃的车辆和尸体。同样睁着惊恐、麻木大眼的幸存者,被喋喋不休的记者追问,多么令人震惊啊,一场事故就失去了你们的家园、房屋和家人,最初看见火、烟和爆炸的时候,有什么感受?


昨天还有五个镇子。


“......你绝不能讳疾忌医,Cathy,我在网上读过,恐惧可能仍然控制着你,要坚强,Cathy。Cathy?”


“抱歉,Ann。”


停顿,叹息。


“相信我,Cathy,你需要治疗,它会有帮助的,只要你给它机会。”


相信我。


相信专家对现象的解读,不多也不少。第二个镇子里,其中一具杀手尸体里存在微乎其微的流感痕迹,其他尸体损毁过于严重以致我们不能确定他们是否感染。爆炸的威力以及奇特的副作用——我们的科学家无法识别,所以(合乎逻辑地),必定是外国科技。因此,极端穆斯林。只见从几根线头织出、斗篷般掩盖乱象的精巧线索网络。


“如果我能看见你看不见的东西呢?”她想这么说,但最终没有出口,因为Ann不会想要看见。


有一瞬她以为自己看见了——不,她看见了其中一个采访记者的眼睛变成了黑色,全黑,一闪又恢复了浅褐色。尽管不可思议,她看见了。


她等着Ann说完,没有表示赞同或反对,谢过她后挂断电话。


她想了一会儿那双黑眼,然后走进厨房,吃完剩下的甜番茄蛋饼。

---


那晚她做了梦。


近来,梦是熟悉的:空旷的旅馆房间,令人感到舒适。她会坐在床上,双手放在膝盖中间,有时她也坐在角落里灰色木质写字台边的椅子上。有时她走进白绿相间的整洁浴室冲澡,或站在窗边朝外看,尽管从来说不清看什么。始终有空气的轻颤,像一声喟叹,在肌肤表面唤起温暖与棉柔的触感。


她喜欢这个梦。如此平和。相安无事。


房间里有她的物品。蓝裙子和一双熟悉的旧鞋在衣橱。头梳和阅读眼镜在床边搁板上。三只木雕天使,是她六岁时,父亲的朋友为她做的。很久以前,其中之一掉了一边的翅膀,但看来仍显宁静祥和。每回做这个梦,房间里就多出一些她的东西。今天有一支蓝色玻璃钢笔,是Bill因某次发的脾气,以及几周后才消退的淤青,送她的道歉礼物。还有一本旧练习册,像学生时代写满有关假日或南北战争的正确答案的笔记本。


然后,过了一会儿,出现了一个男人。


这倒新奇。


他突然出现,瘫在床上,像是绊倒却努力装成故意的样子,身着一件过大的衬衫、错配的袜子,没有鞋。于是她好奇地打量他。他不属于她,但看起来些微地熟悉。也许,她决意,自己心理上觉得有些熟悉,因为她几乎可以肯定从未见过他。他的双眼疲倦,是蜂蜜般的浅褐色,身形像插头松脱的电视图像闪烁不定,嘴唇的弧度表明,那里始终存在一个得意的微笑。


“Cathy Randolph. 有空吗?”


他的声音听起来,她认定,像有人为猛虎披上了天鹅绒——以颓唐掩盖的勇力、重量与野性。但他甚至缺乏足够的实体使床铺凹陷。


“我只是在睡觉。你是谁?”


“哦,就是某个人,你懂的,”他做个苦相,随即咧嘴笑了,刻意地转移话题,“你这儿真不错。我已经几个月没遇上无关Lucifer和天启的梦了。看多了很抑郁的。”


她观察了他手臂的汗毛,紧绷的肌肉以及他一手绞着床单时它们隆起的样子,他另一只手或轻快(或僵硬)地比划、又放下时肩膀因不适而紧张的动态,发觉自己有些惊讶。对一个梦而言,这些细节的真实程度简直不可思议。


“你不属于这儿。”她温和地说。


他羞怯地闪烁了一下。


“唉,是这样。外面正在发生某件大…事,我以为已经解脱了但显然没有,某个熟人把我拼回来一点儿,又把我扔在加拿大。我——现在有点虚弱,困住了,啥都做不了——明显除了这个,谁知道呢?——但我找不到合适的梦境,凑巧撞见你的,而且刚好有点认识你,让我能溜进来,所以,长话短说就是,我需要你替我传个信。”


他躺回枕头上,仍是半透明的状态,怀着小心翼翼的期待,从分开的额发底下盯着她看。即便在梦里,以她的年龄和多年的婚姻经历,这样的魅力还无法令她动心。而且,这也不太像个梦。


她偷偷检查了一下,确认不是那种自己莫名其妙没穿衣服的梦。


“你习惯拜访别人的梦吗?”


他的手指抽动了一下,就像那些习惯一边说话一边打手势的人,只是没有力气把手举起来。他的语调听起来有些过于轻巧和随意。“也不算习惯。最近几个月帮一个朋友挡了噩梦来着,但没真的去他梦里。不想被揍一顿。”他笑了,“我没有跟踪你,如果这能让你感觉好点的话。”


所以,如果她在做梦,梦见一个奇怪的男人,穿不成对的袜子,在加拿大的天气里不穿靴子(那儿不是常年有雪吗?),说自己能操纵梦境。不是她平常会做的梦。她很肯定自己的潜意识没那么叵测。


“你自己不能联系吗?”


他的脸扭起来:“我有点…算是人间蒸发了。”


确实,他半是用力过猛,半是圆滑有余,像在预备自己,以应对拒绝或者狂怒。但他的眼睑直往下坠,仿佛满了沙石,手脚几乎透明,看起来如此疲倦、半睡半醒,说来也怪,这让她想起自己最小的妹妹十三岁时,发着高烧,视线不住滑向屋墙以外,仿佛留在现实世界需要太多力气。


她起身,走过去坐在床边。他睁大了眼睛,面色苍白,玩世不恭的表情一扫而空,上下打量她的脸,仿佛等待着可怕的结论。


“你想让我给你的朋友打电话?就是那个梦境你进不去了的朋友?”


他眨眨眼,眼神飘开了,“不是他,不,也不是电话。”


她等着。


他不安地扭动。


显然他的专注力还比不上六岁女孩。


他用隐约的手指打了个响指,一根更隐约的Chupa Chup❖棒棒糖出现了。他忧愁地瞪着它:“你恐怕已经觉得我疯了。”


她把双手叠放在腿上。出于某种原因,她很喜欢这样的对话——熟悉、简单、令人舒心,而在梦中的旅馆与一个陌生人交谈,实在不应当给人那样的感受。某种矛盾的集合体:被需要的熟悉感,与生人交流的自由感,梦中房间的安全感,以及诚实面对世界、不必假装人云亦云的新奇感。


她的嘴角浮起微笑,她都忘了自己可以做到。“对梦里遇见的人评头论足,有点虚伪吧,你不觉得吗?”


他疑惑地挑起一条眉毛:“是吧,另外,我——不习惯说实话。有点职业病,正好和诚实相反。”


“告诉我。”


他重重、认命地叹了口气,仰头靠上枕头,注目天花板,吮着时隐时现的棒棒糖。“好吧是这样。你可能注意到,最近的新闻有点疯狂。火雨啦,光天化日下城市中心多过头的动物袭击啦,鬼城、原因不明的爆炸、小型瘟疫啦,那种小事情。”


她点头。他停下,舌头舔了Chupa Chup一圈,然后悲哀地盯着糖。


“事实是——有人释放了Lucifer,”他专心盯着手上稍纵即逝的红色糖果,语速飞快,仿佛预见到会被打断,“没错,魔王真实存在,只不过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关起来了,所以除了悄悄撺掇和委派下属,也没做什么。但现在他出来了,他那帮手下——恶魔,Cathy,还有其他坏东西——正满世界撒欢呢。”他偷瞄了她一眼,棒棒糖消失了。“不只是美国的问题,不过从美国记者那儿你也听不到这些消息。”


她想了想,这当然不可思议,但时至今日也没有别的解释了。她回想起记者的黑眼,与湿漉漉的大地生发的火焰,尽管气象学家声称并未出现产生闪电的雷雨云。


神就打雷下雹,有火闪到地上;神下雹在埃及地上❖。


她想起房门上卡通般完美的绿巨人坑洞。粉刷工当时乐坏了,说肯定是小孩恶作剧。


“好吧。”


他先前定意专心检查着指甲,这会儿抬起头,眯眼看她。“好吧?”


她耸耸肩:“说得通。”


他瞪了她一会儿,直到眼神逐渐柔软化为好奇,脑袋歪向一边,像一只鹰,方才注意到她确实坐在边上。当然,很多人从未注意过她,所以她也不介意某个梦中的幻象,因沉浸于自我的思绪而多花了些时间。“你真是个奇怪又严肃的人儿啊。”


她耸耸肩:“我的妹妹说是恐怖分子。在我看来没那么简单。”


他从嘶哑的喉咙猛地挤出大笑:”哦,蜜糖,恐怖分子还关心你们的死活,这些东西可只把你们当便携弹药。“他停下,嘴唇扭曲成古怪的形状,她的胃一阵紧缩。接着,语气突然变得冷静:”我需要你打电话去另一边。用祷告。“


某种冰冷而不安的东西令她心头一震,她转头望向窗外模糊的色彩。“你是说——”一个女人的祷告能改变世界?这个梦境里,上帝的存在如此确凿、如此精妙,甚至你能将祷告视同致电?我从未——“你认为上帝能听见我说话?”


“慈祥的Ogg姥姥❖啊,不,别向祂祈祷。谁都可能听见。不,向一个,只向一个天使祈祷,名字叫Castiel。”她感觉到他在身旁用手肘撑起身体,感觉到他的视线停留在她脸上。“你记得住吗?”


“Castiel。为什么?”怎么做?我们在天上的父——不,那没用。我们的Castiel,是——天使Castiel,请垂听——为什么圣经没有提供好用的、向天使祷告的文体指导呢?她眨眨眼,收回遐想,转身面对床榻上的陌生人:“我应该说谁找他?”


他移开视线。“相信我,我们一定不会想让其他天使出现的。”他深吸一口气,仿佛在仔细斟酌字句,眼神停在她的碗橱上,“告诉他,我挨过了整个爱俪园事件❖,但我——我需要一点荣光(grace)才能回归。”他倾身向前,一瞬间显得严肃而诚恳。“逐字复述,Cathy,他会明白是谁的。”


她点头。“熬过爱俪园,需要一些时光(time)才能回归。”


“荣光,不是时光。❖”


“荣光。而且我要向——Castiel祷告。”


“没错。”


一个天使,一个实实在在的天使。她凝视身边摺皱的床罩。显然她的梦极其怪异。她几乎可以肯定,向某个单独的天使祈祷的念头,绝对不会出现在清醒的头脑里。


倒不是最近做过很多祷告。而当她祈祷时,并没有真的想过会有谁......听见。那更近似某种想象,不是吗?想象某种存在——接收祷告,想象他们顾念并给予回应?这难道不会显得自大吗?


不过,思想是自由的。问题是有力的。


不知不觉,她的手指紧紧攥住仿古的织锦床罩。一只手,看起来本应是棕色、温暖而强健的,如果它尚有颜色和重量的话,进入她的视线。它迟疑了一阵,随后覆在她的手上。


轻声:“我得问你,Cathy,为什么选旅馆?这儿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吗?”


就一只半透明的手而言,他的皮肤粗糙、真实、令人安心。


他的触碰、疑问,还有漫不经心语气掩盖下的些许犹豫——其中蕴含着某些事物,某些温柔,几乎令她不能自已。上一次有人关心她的感受是什么时候呢?


“不。”她眨眼驱散心绪,手指拂过窗棂,触感并不光滑,散着淡淡的灰尘。


他的拇指轻轻按在她手心,结实而富于人情:“为什么?”


她发现指尖沾染的灰尘,心不在焉地皱眉,忆起Miriam,月月旅行,从一间旅馆到另一间,每晚去不同的地方用餐(她总是忍不住选择能吃到喜爱食物的地方),忙碌、事业有成,同时讨厌这一切。


“我的妹妹曾经告诉我,她住旅馆房间会觉得窒息。像被淹没。因为它们一成不变,同样的苍白、光秃,里面没有一件物品属于她。”她吸气,偷瞄一眼,他的脸缺乏血色,靠着枕头,不经意间看来竟有些英俊。“我喜欢它们,喜欢它们一开始空荡荡的样子。你用自己带来的小东西填满它们,然后你可以说,我来过了。”她轻触窗台上的木质天使。“从这里可以看清一切,那些你生命的细小碎片。”


他的眼睛在沙色的眼睑后面消失了一小会儿,复又出现,颜色像凝固的蜂蜜,是他身上最为稳定的部分,他的眼神聚焦于她,深沉、悠远,隐藏着某种戒备,和某种近乎嫉妒的激情。“你会拿它们怎么办?一旦看清了之后。”


她大声笑了,不知缘由,仿佛旭日方才东升。“那重要吗?梳梳头。”她捡起头梳扔给他,“或者刷刷牙。或者......”她扫过书桌,看见新钢笔和练习册,等待她抒发己见,既然她已重获独立思考的自由。“”或者写作。


他放开她的手,拾起落在腿上的头梳,用保安人员查看机场里无人认领的行李的眼神,看着它,想着它如此稀松平常,以致几乎是危险的。“你又怎么知道写些什么呢?”


她摇摇头,微笑着伸手碰他的肩膀。它消失了一会儿,恢复时变得比寻常更为温暖。他抬头看她的手,忧心忡忡,意外有些恍惚。


“你并不知道,”她喃喃道,向手掌下戒备的肌肉,“但那不正是人之为人的意义吗?即兴发挥就好了。”


他忽然不动了。她的注视之下,他的眼神凝固于某种陌生的事物;她的手掌之下,他的肩膀化为石块。


他的嘴唇还能活动,其间某些丑话蠢蠢欲动,但说出口前,他已移开视线。


于是第三次,她问道:“你是谁?”


他的侧颜令人想起古希腊的大理石与讽刺剧。“那,我的朋友,就是六十四美元的问题了❖。”


她从床上起身,走到书桌旁。书桌也许比她年纪还大,但经历却不及她的一半丰富。


她捡起笔,按在他手上:“如果要替你呼叫一个天使,我想我有权知道。即使你只是我脑子冒出来的怪梦。”


他盯着她,然后盯着蜷曲在钢笔周围的手指,气鼓鼓地,不耐烦地慌乱起来:“我不知道,行了吧?我就是——不知道。”


“我会见到那个天使吗?”


他的视线滑开了,从她声音背后隐藏的羞怯期望滑开:“他也许会来,或者也可能直接来找我,我现在也不算藏得很隐蔽。他清楚怎么找到我,只要知道我的——地点。”


他一闪,已消失无踪。


试一试总没坏处。她还没听说有谁因为祷告受伤呢。


---


次夜,他的面庞仿佛水塘,有人扔了石子下去,以致灰暗、碎裂、阴云密布。


“你肯定改过词了。”


“很抱歉,我没有。Castiel,熬过爱俪园,需要一点荣光才能重回战场。”


他转身,双肩紧绷,坚硬如同远处黑色的峭壁,正承受着她记事以来最大的暴雨的冲刷。至少今晚他是站着的,即使她能从他攥紧的拳头中瞥见暴风雨云的阴影。


他们所处的区域没有雨,然而海浪撞击着沙滩,晨间新闻中所见的鲸鱼翻滚浪间,向天高举尾鳍,受磁场和盲目的本能所引,循着某条作古百年的迁徙路线,搁浅于致命的浅滩。


她随他前行,觉得应当说些安慰的话。她感受到脚趾间湿沙的凉意,梦里的细节生动而清晰。“我从小祷告,没有天使来过。”


他的笑声听起来像是怒吼。“是没有,没有天使。”他咽了一口,“对不起,孩子,但这不是一回事。”他在齐膝的浪间停住,注视面前痛苦挣扎的座头鲸侧腹。“假设......假设你给妹妹打电话,告诉她,你掉在某个沟里,受了伤流了血,走不了路也没有带钱又饿又冷又渴不知道怎么办。”海浪深沉的隆隆声随之高涨,愤怒而冰冷,“而她挂断了。”


他别过视线,怒视远处的悬崖,仿佛能用眼神将其融化入海,随后匆匆走出水域,立于落潮与沙滩相接处。她望着他紧张的双肩,发现自己想起当天下午做的焦糖馅饼。当Miriam还是少女的时候,如果某天校园生活过得糟糕透顶,它们总是她的最爱。Cathy想象着,直到手中出现一块。她起身,走到他身边,把馅饼递给他,他仍瞪着面前的波浪,它们环绕着神秘地没有染上一粒沙的袜底,踌躇地低语。他一惊,抬头看了馅饼一眼,又看看她,嘴边浮现出嘲弄的苦笑。


“梦想成真,一定棒极了。”


“这是我的梦,我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希望你爱吃甜食。”


他瞪着她,然后瞪着馅饼,眯起眼,仿佛期待着“愚人节快乐”的小旗子冒出来。


当然这没有发生。他小心地咬下一口:“谢谢。”


她与他并肩站立,静等他吃完,同时倾听空中隆隆的雷声之下,他逐渐平缓的呼吸。假如某个妹妹挂断她的电话——她不知道。她不敢想象。


她身侧,他抹去指尖的酥皮碎屑,看它们落进沙地,仿佛在看此生最有趣的事物。那不仅是祷告未获回应的失望,而是背叛、拒绝,和不信任。


她能感同身受。


她一手穿过他的臂弯:“你经常和天使说话吗?”


他的嗓音低沉,带着嘲讽拂过她的肩膀:“以前是,最近不常联系了。”


“他们是什么样的?”


实话说吗?无聊极了。完全不懂娱乐。给他们一张牌桌,他们会歪着头看你,好像你是只甲虫,同时反而希望你是瓶伏特加。”他嘲笑说,尽管注视远方,但眼里含着某种温情,“也不是说他们知道拿伏特加怎么办啦。”


她微笑——她爱的人们不至于如此无知——手指穿过他的手指。他任由她,甚至挤了挤她的手。他的手仍和前天夜里在室内的时候那样温暖,出乎意料不像留在寒风凛冽的海滩上的人。他们一起站了好几分钟,观看翻卷的浪涛与受困的鲸鱼,它们广阔而美丽,但除去遵循千年来的认知外,别无他想,而现在,它们因此而死。


也许过了一个钟头,也许一分钟,他问没有Bill她过得怎么样。


他好像很自然就知道那些事。


她斟酌了问题。“很难。”她又思索了一会儿,“比他在的时候容易。”


当幼鲸冲上海滩,一只母鲸哀鸣,悠长、高亢、凄惨,而以她的体重、腰身与消逝的气力,无论如何也难以触及。它会死去,孑然一身。


她看着身旁的奇异生物。


“你知道吗,有一次我曾祈祷,希望他死掉。”


他的眼色一暗——不是情绪而是色泽上的变化。这让他的形象令人惊奇地丰富起来。好似一道甜品,你不知道它浸满白兰地,直到它在舌尖融化。“对,我知道。”


“他就真的死了。”她停顿了一下,他等待着,身体僵硬而稳定。“我猜我是蒙了谁的恩惠吧”


他猛地呼出一口气,看起来几乎被逗乐了,转头看了一会儿天空,又回来看她,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蒙恩?你当真吗?“


”是啊,这是我以前读到过的古词,意思是——亏欠某人的恩情,或者看护、支持你,以防你倒下。“


”确实。“他好奇地侧目看她,暗自带了一缕沉静和一丝甜蜜。”近来可不怎么听见了。“


她报以微笑,恳切而坦诚。梦里如何能够说谎,毕竟这儿没有别人呀。”我喜欢这个词,听起来......很奇妙。“她低声说,几乎被涛声掩盖,”‘看哪(Behold),我报给你们大喜的消息。❖’被抱在心口,被珍视。“


他的唇边浮起某种柔和与惊讶的神色,然后弯曲成一个幽默的微笑:”让你想起Gabriel,不是吗?“


”Gabriel?“


”偷偷告诉牧羊人,弥赛亚诞生了什么的。“


”哦,不是啦——Gabriel是那个向Mary报信的,我记得牧羊人这里只说‘有主的天使❖’。“


他给了她一个坏笑——一个真诚、灿烂的笑容:”确实是吧。“


她发现自己会意地回报以微笑,几乎咧开了嘴,和别人相处时未曾有这样的体验。接着她意识到:”等等,那些是真的吗?全部都是真的?“


”Cathy Randolph,你当羞愧,难道你不是个好基督徒吗?“


她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我有信仰,但那不意味着我对字面意义照单全收,确信无疑。有些事情即使没有实际发生,仍可能是真实的。“


他眉飞色舞。”好吧,理查三世确有其人,而且是个惹人厌的混蛋。但这并不表明你应该相信莎翁写的每一个字。“他顿了一下,”想来大概还有理查三世学会❖吧,说真的,去谷歌一下,人类有时候真是疯狂呢。“


他怀着些许怜爱,和些许恼怒说道,然而他注视拍岸惊涛的眼神里却带着黑暗与沮丧。


她想起毁坏的街道,遍布全国;想起一个没了眼睛的年轻人,不相信新婚妻子已逝,因为看不见她的尸体;想起电话那头Ann的嗓音,坚信心理咨询能够解决一切问题。


这些东西可只把你们当便携弹药。


”你在做的事情,或者......“她犹豫了,瞥见他突然静止的下颚,”你本来要做的事情。会有用吗?“


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回答。仿佛为响应鲸群的挽歌,一条巨型的雄性鲸鱼浮出水面,体型大大超乎寻常,用修长有力的尾鳍将自己推上沙滩,他不假思索的气力引致了自身的死亡。他从低垂的睫毛底下观察这条鲸鱼,手插进口袋,弓着背。


终于说:“哎,好消息是,天堂和地狱都以为我死了。”


鲸鱼扭动着,鳍在沙上掘出沟壑,因自身的体重慢慢窒息,脱离水域的筋骨全变为无用。


“坏消息吗,困在这儿,他们这么说也大差不差了。”他耸耸肩,用穿了红色袜子的脚踢踢沙石:“看来他们不要我了。”


最后几个字带着哀怨,她很肯定他本不希望她听见,所以她小心地忽略了。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听起来有些无力。她想起父亲去世后的数月,没了照顾他人的琐事节奏,她的日子也随之不成形状。“我想只需要......找到自己别的用处。找到你能做的事,然后去做。”她耸耸肩,又胆怯地补充,“总比什么都不做好,尽管一开始看起来没什么意义。”


他没有回答。


站在沙滩上,看着鲸鱼死去,向某个自觉遭到天界战争双方,又或者他的朋友抛弃的生物提供安慰,可算是她做过最怪异的梦了。尽管可能只是某种隐喻。


不过,实在有点令人沮丧。


“我以为天使......”她没有说下去,回想起彩色玻璃镶嵌的形象,他们色泽饱满、光辉夺目,或仰脸虔诚敬拜,歌颂不止;或低头俯瞰脚下,火剑所指,正义凛然;信心满满,坚定不移,而且如此美丽,“会更喜乐。”


他短促地轻笑一声:“曾经我确实是啊。很久以前了。”他仰头注视天空,云层滚滚而来,组成暗色的空中山脉。当再次开口,缓慢而冷漠,他的嗓音开始接近原本的样子:“去他的天启。”


她意识到自己在发抖,有些心烦意乱。先前没怎么注意天气,现在雨水落在她身上,粗暴、坚实、寒冷。雨水直接穿过了他,流进张开的眼睛,滑下面颊,随后失去了他虚幻身体的支撑,直直落入砂砾。他始终未曾眨眼。


几分钟后,雨水浸透了她的肌肤,垂死的巨鲸发出呻吟,他闭上眼睛,然后睁眼看她,微微窃笑:“Cathy Randolph,我欠你一份恩情。”


她小小地嘲笑了这番言辞,但话中隐藏的奇异熟悉感,让她几乎感受到了真诚。


他转身沿海滩走开,突然停下回望她,眼睛笼在阴影里:“所以。作为人类,你得即兴发挥,对吧?”


“我听说是这样。”


他歪头,满怀疑虑,也许有一点希冀,甚至有一点担忧。广阔的天空,与黑色的、成堆的岩石,衬得他身形矮小,踽踽独行。“那对你有帮助吗?”


她忆起Ann和Miriam和她们的人生,忆起她的厨房与尚未鼓足勇气尝试的蛋白甜饼食谱,忆起在马术俱乐部,她向Sarah提议,自己可以用Bill的旧地产帮忙照顾马匹,直到Sarah渡过经济难关。又或者,忆起间或将至的天启,她可以自学使用Bill的猎枪。


“对,是的,我觉得有。”


---


第二天,她用谷歌搜索了理查三世学会❖。他们果然疯了。


这的确值得思考。


******************************************

注:

❖译者理解就是晾晒熏肉的地方

❖启示录8:7: 第一位天使吹号,就有雹子与火搀着血丢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树的三分之一被烧了,一切的青草也被烧了。

❖Chupa Chup(如下图),译者小时候绝对吃过(暴露年龄系列


❖出埃及记9:23

❖Gytha Ogg,昵称Nanny Ogg,英国奇幻小说家特里·普拉切特(Sir Terry Pratchett)的系列小说《碟形世界》(Discworld)里的女巫。她有十五个子女以及很多孙辈,是一个和善的老妇人形象。可参见:https://en.m.wikipedia.org/wiki/Nanny_Ogg

❖Elysian Fields,这当然是SPN 519的那间旅馆。同时,Elysian是希腊神话中冥界的极乐世界,小时候读但丁的《神曲》,那个译本的译者对此用了这个很有趣的音译。

❖grace同时有“宽限期”的意思,所以Cathy会理解为time,这个双关太难了译者尽力了,大家有好的建议欢迎呀~

❖这个梗大家受过字幕组熏陶应该都懂的吧,以防万一解释一下,$64 是 CBS 广播知识竞赛节目“Take It or Leave It” (1941–48)的单题最高奖金,参见https://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sixty-four-dollar%20question

❖路加福音2:10,稍有改动,behold与beholden意思有所差异,但大家可以看出联系~

❖路加福音2:9

❖Rixchard III Society:https://www.richardiii.net,它的宗旨是为理查三世恢复声名,因其认为理查三世遭都铎王朝抹黑。理查三世在兄弟爱德华四世死后,将爱德华四世的两个儿子(分别是12岁和10岁)关进伦敦塔,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所谓史学界“塔中王子”疑案。虽尚无定论说明理查杀害侄子爱德华五世即位,但很难禁止一般人浮想联翩,包括莎士比亚(说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三国演义》和正史,只是理查三世这边的正史还不那么确凿,虽然个人觉得嫌疑有点太大了)。。。

近年据说这个学会和某考古机构联合在英国的一个停车场挖出了理查三世的遗骸,有兴趣可以围观相关报道:

https://www.guokr.com/article/367721/

https://www.guokr.com/article/439604/